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满堂彩 > 洪水河床 >

发现大三峡(地理上篇):三峡古河床抬升高度1250米 为世界第一

发布时间:2019-11-22 13:49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历史学家唐德刚以三峡喻中国历史,称之为“历史的三峡”,形成其关于华夏文明几千年来三次大转型、终将冲破瓶颈浩荡东去的“三峡史观”。目前我们仍处在自1840年以来的第三次转型期内。三峡在中国的历史文化中所占的重要地位由此可见。

  中科院一直有一个重要项目,就是在青藏高原以东寻找东方人类的起源地,三峡被认为是寻找全世界人类起源的最佳地区之一(另一地点是东非大裂谷)。继在巫山发现距今远达180万-200万年的“巫山人”后,最近在鄂西建始县发现的距今200万-250万年的直立“建始人”化石,证明鄂西一带是中华民族种群或者整个东亚人种群的发源地,并且是与东非大裂谷并列的两个人类的起源地之一。

  据记者多年潜心搜集相关古籍资料、采访相关专家学者和实地勘察调查,以及国家相关部门近年来的地质调查,地理位置均指向远古长江南流清江—在三峡裂谷没有形成和尚未完全形成之前,清江峡谷是长江东流的通道,也就是说,远古的清江峡谷,是长江主河道。

  虽然目前清江由长江故道“沦为”长江的一条支流,但考虑到远古地理上它作为长江故道,长江与清江中间其实只隔着一列分水岭,渝东鄂西的“大三峡”中的两条世界级峡谷长江三峡、清江峡谷,诞生了人类起源的人文初祖“建始人”,其后更是哺育了巫山人、长阳人、巴人和巴文明。三峡历来也是中国南北方文化、东西部文化传递的大通道,也是华夏文明的摇篮。

  因此三峡和清江峡谷不仅仅是两条地理意义上的大峡谷,更是超越狭义地理意义上的渝东鄂西历史、地理、人文进程一体化的“大三峡”。包括了鄂西渝东和长江三峡、清江峡谷,而非简单狭指瞿塘峡、巫峡、西陵峡三峡。这个“历史的三峡”,注定超出华夏范畴,而成为世界的大三峡。

  今三峡库区沿线,因为三峡工程迁建,地下文物得到大量发掘,史前文明的考古得到了很多实证,被誉为“地下埋藏一部完整的中国通史”。清江峡谷相对处于更“蛮荒”的考古蒙昧状态,很多历史深埋地下,至今无人得知。“建始人”的发现,只是神秘渝东鄂西这方宝地偶露的峥嵘。事实上,在“大三峡”地区,目前考古所发现的古文明、古文物,已涵盖中国所有文明的历史时期,几百万年来,这里都是古人类活动的核心区。

  著名文化史专家张正明先生指出:“北起大巴山,中经巫山,南过武陵山,止于南岭,是一条文化沉积带。古代的许多文化事象,在其他地方已经绝迹或濒临绝迹了,在这个地方却尚有遗踪可寻。这么长又这么宽的一条文化沉积带,在中国是绝无仅有的。保存着丰富的古文化信息,急需总结。”

  本报独家策划了这组系列报道,试图从“大三峡”远古地质成因、近现代地质调查、考古发现方面,解读“大三峡”从远古绵延至今的地理人文。

  多少年了,关于长江,人们曾有过说不完的话题,但至今仍然无法穷尽它的谜底。相反,搞清了一些事实,却接踵滋生更多的疑惑。这,就是长江的魅力!

  早在1959年、1960年,为配合三峡筑坝,中国科学院地理研究所、北京大学、中山大学地理系曾经联合组成三峡地貌队,进行了系统的长江地貌野外调查。那次调查确定了重庆河段海拔315米,三峡河段海拔540米、宜昌河段海拔146米高度处古长江遗留下的砾卵石层。不过由于这些砾卵石层海拔较低,所以仍然无法解释切割深度为1000米上下的三峡成因。

  三峡地貌队的工作和后来中国科学院地理研究所沈玉昌所著《长江上游河谷地貌》一书,均推断长江曾在海拔1000米高度上流过,指出:“只有将来在进一步调查中发现这一带有长江上游来的砾石,上面所做的推论才能得到最终的肯定。”

  从1982年底至1984年,中国科考队再次对长江全程进行连续750天的野外科考。考察队在204公里的三峡区间耗时55天,平均以每天不到4公里的速度向前推进,结果在三峡上游丰都与三峡之中的巫山两处海拔1350米高度上,发现了20-30厘米厚(后来的考察发现厚达2-3米)的古长江堆积的磨园砾石(即通常所说的鹅卵石,并有来自四川西部的玄武岩、安山岩成分),从而确认了海拔1350米这一高度存在贯通的古长江,证实了三峡地貌队上世纪50年代的预言,也证实了美国学者巴尔博关于三峡是长江从剥蚀面上下切而成的推测。但是这种裂切,是在三峡出现地层裂缝,水流顺势而入所为。

  通过与世界大河高出今河底砾石层之古河底砾石层高度进行比较,更看出中国长江三峡古河底砾石层的1250米(扣除河床海拔高度约100米)相对高度远远高于其他世界大河,为全球第一。而后来在比长江三峡两岸诸山更高的长江和清江之间的巫山分水岭(海拔高达1850米)上,也发现存在多处磨圆的小卵石和卵石层。

  记者日前走访清江沐抚大峡谷时调查发现,在恩施往利川的朝东岩、石板岭的1600米的崖顶上,也存在着古河床的砾卵石。这是否说明这一带远古本就是长江古河床所在?像清江发源地利中盆地,2亿年前还是一片古海,现在已经抬升到海拨1100米高度了。

  长江三峡地区地壳强烈抬升,这一相对高度全球罕见,这又是“大长江三峡”的一项世界第一,再次证明了 “大三峡”理论是成立的。(部分资料参考长江科考全程参与者、有“世界河王”之称的杨联康相关文章)

  目前地质界公认,三峡的形成大约在上世纪50万年之间,而西长江改道东出、东西长江相互连通,已有300万年之久,在三峡完全形成的约250万年间,东西长江如何打通?西长江如何东出?路径如何?现在的长江三峡不过是50万年以来形成的地质地理现象,而清江沐抚及周边地区,是更为古远更辉煌的国家地质公园。考虑到它曾为长江故道,与三峡一起称为大三峡也不为过,实际是一体的。再说长江田野调查科考应运而生。

  一般人不知道瞿塘峡其实是南北向横亘渝东鄂西的七百里齐岳山北端断裂。再往南百余里,有个龙关口的齐岳山再断裂,一条名为石芦的河,在利中盆地集纳了梅子水和龙桥河,向北沿裂谷横穿齐岳山,注入川江云阳段。在远古,这里是长江沿裂谷槽切东出的地方。

  据推测,那时的长江壅水卡在瞿塘峡白帝山前,那里今可见向北端冲刷出一个大回水湾,几乎就要切穿白帝山宋城一带,与注入瞿塘的一条支流打通。据近年调查,三峡的最深端,就在瞿塘的上段,比三峡平均几十米的水深,深了将近100米,有专家根据夔门两岸多倾向江心的崖壁,认为瞿塘峡是阴河淘挖,致上方山体逐渐塌陷而成。在漫长的几百万年阴河向东穿切过程中,在滟滪堆和白帝山一带淘出深槽,形成风厢峡平均水深远超三峡平均水深。

  长江穿切了瞿塘,迎头撞见的是南北向横亘的巫山,在更漫长的穿切巫山过程中,江水是沿瞿塘峡出口南岸的大溪南流进入清江。今大溪流入长江瞿塘峡南汇处,诞生了著名的巴文明大溪文化,这里是古代巴人由祖居地清江峡谷向长江中上游迁移过程中,建立的中国有据可考第一镇,有8000年之久。站在大溪和长江出瞿塘峡交会处的北岸看,明显可见大溪河谷河床比长江河道整体要低。所以一旦长江东出的巫山崩山壅江受阻,长江循故道南流大溪转进清江峡谷势所必然,也是惟一行洪通道。

  长江形成之初,三峡河段是起伏不大的丘陵,河床宽阔高悬,江流既缓,水量也小。到距今300万年前的第三纪末,长江流域西部地势进一步抬高,江水加剧了对三峡地段的切割。下切持续长达300万年之久,终于切穿了齐岳山、横石溪、楠木园、黄陵等背斜,分别形成瞿塘峡、巫峡、西陵峡西段(或称“西陵峡上段” )和西陵峡东段(或称“西陵峡下段” )以石灰岩为主的90公里大峡谷。同时穿过巫山向斜、秭归向斜和被风化剥蚀的黄陵背斜核部时,又形成了大溪、香溪和庙南3段总长约102公里的宽谷。

  根据近年的地质调查,因印度板块和亚欧板块的碰撞,横断山脉抬升后,长江经南涧海峡入印度洋的路被阻断后,长江自三江并流的石鼓折而向东,在切穿了川东平行岭谷多重险阻后,在涪陵以下遇到方斗山和号称“川东万里长城”的齐岳山的阻挡,不得不顺山势折而向东北流。在万县、云阳一带开始向东冲切。先是沿齐岳山北段断裂穿切,形成石芦河峡谷进入利中盆地。在利中盆地-齐岳板块几十万年来急剧整体抬升数百米情况下,长江开始向东端的齐岳山北段改道穿切。

  经成百上千个世纪的水石争斗,才终于借助地层裂变,在奉节夔门一带切穿齐岳山,形成雄伟壮观的瞿塘峡,后又切开了巫山、黄陵二大背斜山地的高山险阻,使西部古长江与东部古长江经由三峡,实现了贯通。从远古地理因素来说,巫山是东西长江的任督二脉,长江一旦东西贯通,这才“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

  古人有诗形容为“瞿塘峡锁全川水”、“众水会涪万,瞿塘争一门”。在三峡裂谷没有完全形成的50万年至300万年间,全川水汇聚在夔门前被阻挡,壅水在夔门一带形成一个深湖,只有少量的水从裂隙孔道或山体浅漕中东逸。那时的四川盆地是个如同地中海一般的超级大湖—巴蜀海。长江壅水在对夔门巫山孔道的长期冲击、裂切的漫长过程中,先在地势较低的奉节南岸的庙湾一带找到了出路。有一段时间长江经由奉节南岸庙湾到天坑地缝泄水,天坑地缝是远古长江泄水形成的地理奇观,这是天坑地缝成因一种比较可信的说法。据记者日前深入奉节天坑的调查,天坑底部有一流量不小的阴河,是穿越地底由北向南而来,在坑内遇顶上塌方南向受阻,折而向西呈“U”字弯流再潜入地底。

  长江壅水沿着瞿塘峡出口南岸的大溪,顺齐岳山东缘的山脉斜槽,向西南流去。在一处叫两河口的地方,大溪分了家,东南的一支一直延伸到了庙湾、兴隆(天坑地缝所在地)一带,主流顺齐岳山东缘一直流到了利川柏杨、南坪一带。长江部分壅水向南经庙湾,在兴隆一带刻出了天坑地缝这举世地理奇观,壅水沿天坑地缝下面的地下暗河系统进入了南面的清江沐抚大峡谷。另一部分壅水转大溪向西南进入利中盆地,分别由石笋河大峡谷和腾龙洞穿出进入清江沐抚大峡谷上下两段。

  关于奉节小寨天坑、天井峡地缝的形成,有一种地质成因的说法是长江壅水南流在这一带切削溶蚀的杰作。长江壅水自奉节南岸庙湾一带,以巨量的水能从岩洞灌入,通往天坑地缝溶洞底部的暗河。壅水形成的湖面因为超量泄流而形成巨大的涡旋,巨大水能冲蚀使得岩层逐渐塌陷,最终形成今天人们看到的直径626米、深660米、坑底宽500多米的巨大天坑,它是目前发现的地球最大的地层漏斗。这类溶洞在长江水系屡见不鲜,长江与岷江交汇处的兴文石海及世界级漏斗也是一例。而小寨天坑底部潜藏的暗河水道四通八达,至今科考尚没能发现它最终通往何处,但离它不远处就是被中法探险队认定的世界级龙桥暗河,与天坑毗邻的地缝、九曲连环的云龙洞和长达20公里的云龙地缝,也是长江壅水的创造。推测远古这些地理胜景之间存在一定的通连关系。

  1996年8月和1997年12月,国际洞穴探险协会秘书长安迪先生,亲自率领一支探险队伍下到奉节境内的大地缝进行了考察,由于探险设备的限制,地缝地下洞穴的变化多端,中英联合探险活动,只在洞穴中前进了几千米。究竟这片神秘的世界里还有些什么奇异的景象,缝中的地下河流是否与世界上最大的漏斗小寨天坑相通、小寨天坑底部的河流是否与长江、清江、龙桥暗河相通,以及是否存在一些奇特的生物,仍是有待探索的谜团。

  在利川县城往北行十多公里,即到了柏杨镇白庙那一带缓坡向下的大土坡上,可以清楚地看到远处的龙关口断裂,这里是齐岳山东北断裂的下陷开始发生地,在柏杨镇所在的同为南北走向的寒池山,同样出现了一条让人见了惊心动魄的龙桥断裂,海拔2000余米的寒池山,自顶向下劈裂,出现一条宽不过几十米,深却达千余米的超级大峡谷。

  从龙桥峡谷再往北的木井,有一条和龙桥峡谷不遑相让的剪口峡,这又是寒池山的另一东西向断裂。再向东北方向行,进入奉节的吐祥镇境内,这里有一条石笋河大峡谷,直通沐抚大峡谷。记者日前亲探这条藏在深山人不知的绝美大峡谷,几十公里路程一半通车,利川到奉节的公路从这里经过。

  公路桥上,就是电站的拦河坝,坝后不远是近古或中古发生巨大山崩塌下来的土石,拦在河中,形成了几处梯级抬高。沿乱石攀行,前面一路塌方渐高,显见近古或中古的大地震使得这条峡谷塞断一半。水流的裂切,还没有达到下切搬移的程度。这条远古长江东出流线在这里被切断了。

  石笋河峡谷的东南端,就是和龙桥峡谷呈十字断裂的、与寒池山平行为南北偏东走向的沐抚大峡谷,这也是齐岳山东北断裂的整体组成部分。沐抚大峡谷平均切深达2000米,108公里不间断,是世界第四大峡谷,跟美国的科罗拉多大峡谷有得一比,其平均切深远超长江三峡。

  在它的南端是鄂西土家族苗族民族自治州首府恩施,海拔高度仅300来米,而隔着沐抚大峡谷和寒池山的利中盆地,却因齐岳板块和利中盆地整体的抬升,盆地平原海拔高达1100多米,使位于利中盆地中段的利川市,成了中国中东部海拔最高的县城。

  强烈的上升区和下陷造成的断裂,使利中盆地-齐岳板块成了一个四面悬崖的高山孤岛,东面它原和恩施处于同一个海拔层面,隔着沐抚大峡谷,一边保持不动,另一边在几十万年间,急剧抬升了七八百米,板块拉裂的断口,形成了沐抚大峡谷。

  利中盆地-齐岳板块的南端,是利川和咸丰县分界的黄金洞乡,那里也是几百米高的断裂造成的地理悬垂,一条地下阴河自断层中部悬崖的黄金洞流出,形成大瀑布景观。利中盆地-齐岳板块的西部,是凉风垭,也是高达七八百米的断裂悬垂。四面的断裂造成急剧上升的利中盆地-齐岳板块的孤岛悬垂,急剧的上升区与强烈的下降区齐岳山东北断裂相映成趣,在造就了诸多地理奇观情况下,因北面和东北面的建始盆地处于三峡库区腹心地带,在三峡蓄水成库后,潜藏着莫名的地灾凶险。

  古长江曾沿三峡瞿塘峡出口南岸的大溪南流进入沐抚南流清江,也曾沿利中盆地的石芦河南流入清江,这一带因百万年来的地质剧变,河流曾多次发生顺逆变向的沧海桑田般改变。远古或为东长江西流的巴河古河床,齐岳山和寒池山顶石坝岭顶上的1600米左右,均发现了古代的巴河河床砾卵石堆积。在恩施东北侧的建始北延断裂,和瞿塘峡、三峡一线的断裂、沐抚断裂等,都属于齐岳山东北断裂整体下陷部分。

http://roseandme.com/hongshuihechuang/819.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