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满堂彩 > 红四军 >

红28军与鄂豫皖边区三年游击战争4

发布时间:2019-07-25 15:33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军事委员会在西安事变后确定对及其军队北和南剿的方针,于1937年4月27日下令设立豫皖苏军事委员会,委任刘峙、陈诚、庞炳勋、卫立煌、何柱国、王书常、刘茂恩、胡宗南等19人为委员,刘峙为主任委员。同时,将豫鄂皖边区主任公署撤销,成立鄂豫皖边区督办公署,卫立煌为公署督办。下辖岳西、信阳、经扶三个督办处,督办可以任意调整撤换辖区的地方官员,以强化对清剿的指挥。卫立煌基多次清剿失败的经验教训,认为红军游击队所以能够行动自由,飘忽无定是因为其成员多系本地土著,所到之处,又有人从中勾引通窝所至,因此,改变了分区驻剿、追堵兼施的办法,采取剿抚并施、军政并进的方针,要求鄂豫皖地区各级政府要切实做到和正规军相配合,协力方位。强调对红军主力、地方武装、便衣队的清剿要同时进行,并将清剿的重点放在红28军的所在地--鄂东北地区。在这次清剿中,部署正规部队有:第32、第33、第47、第64、第65、第102、第103、第167师和独立第5旅,共计38个团。为了保证对鄂东北的重点清剿,卫立煌将鄂东北地区的4个保安团相对集中,又将平汉铁路以西的湖北保安部队8个团调进,这样,在鄂东北就集中了12个保安团,协助正规军作战。在兵力配备上,采取了两项强化措施:一是将原驻城镇的正规军改为进村扎寨,重要地区广筑碉堡,以正规军驻守;一是以正规军组成追剿队,由督办公署统一指挥,实行深入穷追、分头兜剿。各级地方政府,则实行移民并村、埋雷霸路、路路跟踪、伐林搜山半夜摸鱼(半夜摸进村搜查)、等各种办法加以配合。5月,正式向我鄂豫皖红军游击队发动了第四次大规模清剿。

  面对敌人的大规模清剿,红28军领导人思想准备不足。中共鄂东北道委得知敌人将开展新的清剿后,及时采取了对策,首先在群众中散发了《为肃清侦探、坐探告劳苦群众书》,并采取了一些反清剿措施,但是没有引起高敬亭等领导人的足够注意。高敬亭在率领红28军挫败军前三次清剿后,产生了轻敌麻痹思想,没有将主要精力放在如何对付敌人可能发动的新的清剿上,而是在革命队伍中开展了错误的肃反斗争,搞起了整顿道委,先后将鄂东北道委和军队的一些优秀领导人错判、错押、错杀,削弱了领导力量,造成了人心不稳。又由于红28军长期停留在鄂东北地区,这里正是敌人清剿的重点,红28军行动迟缓,延误了转移时机,陷入了敌人重重包围之中,斗争形势十分严重。

  1937年5月,敌人已经在鄂豫皖地区密布碉堡,开始了新的清剿,高敬亭则刚对中共鄂东北道委和独立团领导成员进行了调整,新任道委书记胡继亭未到职,独立团团长陈希堂,政委李明远新到任,既不熟悉部队,又缺乏实际指挥经验。独立团在黄安老君山、天台山活动,遭到军第102师1个团的包围。部队由于连续冒雨行军,粮弹不足,疲惫不堪,被迫分散突围。6月7日,部队重新集结后又因选择路线不当,部队进入反动势力非常猖獗的礼山县以东高庙、沙河店地区,再次被第47师1个团包围,部队被压迫在两义河内,适山洪暴发,不少战士被洪水冲走,最后仅余30多人突围,其余全部牺牲。中共鄂东北道委机关、直属队200余人和手枪团第2、第3分队,由于道委书记未到职,道委机关成员对敌情不明,向北突围未果,折返卡房,又遭敌人突然袭击,道委机关和直属队被打散,大部分人员壮烈牺牲,部分被俘获受伤,共计损失40余人。6月中旬,鄂东北道委为组织力量反击清剿,在人民群众和便衣队帮助下,将鄂东北3路游击师和独立团余部,在门槛岭合编,第四次重建鄂东北独立团,团长顾士多,政委李士林,下辖两个连和1个手枪队,共140余人。在鄂东北道委领导下,继续坚持鄂东北地区斗争。

  在敌人的清剿部署尚未完成之际,红28军主力基本上以营为单位在鄂东北地区和平汉路两侧活动。在蕲春、黄冈一带活动的红28军特务营和手枪团第3分队,在敌人清剿期间,给与敌人一定打击。

  5月10日,红28军特务营和手枪团第3分队在蕲春清水河西侧地区,利用洪武垴山地有利地形伏击,将湖北保安第7团前卫营全歼,俘敌100余人。

  6月5日,红28军特务营和手枪团第3分队进至黄冈县望兵寨地区,遭第33师第193团拦截,部队决定反击,将其前卫营击溃,歼其大部。但是很快又陷入困境。

  望兵寨战斗后,红28军特务营和手枪团第3分队向天台山方向转移,欲与红28军主力会合。6月6日,卫立煌和鄂豫皖边巡视员袁德性到麻城亲自调兵,组织第11路军和第32师各三个团,以及第47、第102、第103师各一部,在湖北两个保安团各一部配合下,以数十倍的兵力优势,秘密合围红28军特务营和第3分队。而我军完全不知敌人已经将自己合围。当部队行至黄安县瓜儿山附近时,遭敌人合击。经两昼夜激战,我军部队突出重围,行至仰天窝时,又遭敌人拦击,虽英勇冲击,但终归寡不敌众,部队被冲散。在当地便衣队的协助下,收拢了190余人,暂编了两个连,向黄冈一带行动。7月5日,在黄冈县戴家湾,与高敬亭派来寻找他们的手枪团第1分队会合,特务营随即在黄冈县白羊山进行了整编,将在这一带活动的潜山战斗营编为特务营第3连。

  白羊山整编后,第103师1个营于7月初向特务营和手枪团第1分队袭击,我军在白羊山迅速展开,敌人分两路分别向甘塘湾进攻,向小白羊山迂回;两路敌军被我军分别夹击,全部被歼。援敌被我军击退,共毙伤军300余人,缴枪200余支,子弹1000余发,使遭到挫折的红军部队士气大振,随即在蕲春县何铺乡又消灭驻军一个连及多股民团。

  白羊山战斗后,红28军特务营和手枪团第1分队进至蕲春县将军山西南的朱家冲地区。7月7日,得知何铺乡驻有军1个连和乡自卫队200余人,决定将其引出,予以歼灭。8日,以5名便衣队员前去侦察诱敌,部队埋伏在清河冲地区。何铺乡驻军发现红军游击队侦查便衣队后,全部出动追赶。当其进入红28军设伏阵地后,特务营和手枪团第1分队一起冲出。敌人少数逃跑,其余悉数被歼。

  虽然红28军特务营和手枪团第1分队打了几个胜仗,但是总的反清剿形势还是十分严重。6月21日,高敬亭为扭转不利的斗争形势,派红244团第1营和新2营到平汉路以西活动,以调动敌人。第1营和新2营还没有过铁路,即在门槛岭以西遭到102师的围追堵截,第1营奋勇拚杀,冲过了铁路;新2营被敌人割断,被迫向东南方向转移,沿途多次被敌人堵截追击,连连受损。26日拂晓前,余部100多人在麻城县卢家河附近一座大庙里宿营,沉睡中遭敌袭击。部队惊醒后与敌人展开肉搏,给敌人以很大杀伤,自己亦伤亡惨重,除少数人脱险,其余全部损失,新2营番号自此不复存在。

  第1营冲过铁路线以后,跳出了敌人的包围圈。随后在应山、钟祥、京山、枣阳、桐柏等地继续开展游击战,先后袭击敌人据点30多个。7月24日,部队在河南信阳县与周骏鸣率领的鄂豫边红军游击队相配合,拔除地主围寨蔡冲,控制了炮楼,将乡丁全部缴械。这次战斗,对困难中的鄂豫边红军游击队是一个及时有力的支援。同时也加强了同鄂豫边红军游击队的联系。

  6月下旬,高敬亭率领从鄂东北突围出来的红28军手枪团第2、第3分队,转战河南光山县南向店附近的鹭鸶湾,击毙反动民团头子易本应,,全歼团匪100余人,缴获各种枪100余支。后部队经过湖北麻城、黄冈、浠水、罗田等县,于7月中旬,转移至安徽岳西县一带坚持斗争。与此同时,皖西北和皖鄂地区的各级党组织和红军游击队,在敌人的反复清剿下,被分割包围,于上级失去了联系,遂各自为战,在人民群众的掩护下,前赴后继坚持斗争。特别是便衣队的斗争始终没有停止过,直到1937年9月黄安七里坪集中时,便衣队仍保留近600名队员。

http://roseandme.com/hongsijun/250.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