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满堂彩 > 红四军 >

请问历任红四军军长都是谁?

发布时间:2019-08-19 23:52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摘要】:历史上的三支红四军:红军三大主力的基干部队,后来的红一方面军、红二方面军、红四方面军都是在这三支红四军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的,他们为新中国的建立立下了汗马功劳。

  作为我军第一代王牌军,历史上三支番号相同的红四军当之无愧。红军三大主力的基干部队,后来的红一方面军、红二方面军、红四方面军都是在这三支红四军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的,他们为新中国的建立立下了汗马功劳。

  在三支红四军中,名气最大的当属朱、毛的红四军。1928年4月,朱、毛两军在井冈山上会师。5月4日,两军在江西宁冈县砻市召开会师庆祝大会,在会上正式宣布成立工农革命军第四军(6月改称工农红军第四军),首任军长朱德,党代表是,参谋长为王尔琢。

  红四军刚组建时,下辖三个师九个团,后来又缩编为两个师六个团。1928年5月底,因山上给养困难,太少,第三十团、第三十三团返回湖南,脱离红四军作为地方武装就地坚持革命。同时红四军取消师的编制,直辖第二十八团、第二十九团、第三十一团、第三十二团四个团,全军共六千余人。在四个团中,第二十八团地位最高,由红四军参谋长王尔琢亲自兼任团长。该团由参加南昌起义的第四军第二十五师官兵改编,该团作战经验丰富,武器装备最好,在战役的最关键时刻,红二十八团是作为“杀手锏”来用的。

  在红四军成立的当月,第二十七师师长杨如轩,以两个团的兵力发动“进剿”,这是红四军自组建以来第一次作战,红四军在此次战役中,初露锋芒。在黄坳、遂川歼敌三个营,击退敌军,并占领永新县城,这是红四军自组建以来占领的第一个县城。

  胜仗没打几天,江西军阀朱培德又以第二十七师全部和第七师、第九师各一个团,对红四军发动第二次“进剿”,红四军运用“敌进我退”、“声东击西”的游击战术,在草市坳全歼敌军第七十九团,并歼敌总指挥部和第二十七团一个营。这次战斗是红四军第一次成建制全歼敌军一个团的战例。

  1929年3月14日,红四军主力除了留第二十九团和第三十二团在井冈山地区,其他部队全都进入福建省境内。在福建省长汀以南的长岭寨,歼灭福建省防军暂编第二混成旅2000多人,击毙该旅旅长郭凤鸣,缴获大量武器弹药,这在红四军战史上开创了成建制全歼敌军一个旅的战例。在进入长汀县城后,利用敌军遗留的军队服装厂,红四军派专人设计红军军服式样,并大量订做,配发部队,第一次统一了全军的军服,这才有了在电影中我们常看到的身着红五星、八角帽、红领章、蓝布衣的红军队伍。

  6月份,红四军又将福建省防军第一混成旅全歼。9月份,红四军攻占上杭,再歼敌暂编第二旅卢新铭部2000余人。通过这三次大的战役,红四军在闽西成功站稳脚跟,开辟了闽西革命根据地。当时仅在福建的红四军这部分人马就已发展到8000人。

  由于红四军在赣南、闽西战场的胜利,推动了红四军自身的发展。1930年5月,全国红军代表会议召开,为统一军制颁布了中国工农红军编制草案,确定各地红军分别集中组成军团,军团以下按三三制建立军、师、团、营、连、排等组织。6月,红四军前委在汀州(即长汀)召开会议,根据党中央指示,以红四军为主,将赣南、闽西根据地的红军,整编为第一军团(开始称第一路军),下辖五个军:红四军、红六军、红十二军、红二十军和红二十二军。后来考虑到黄公略的红六军与贺龙、周逸群的红六军番号重名,所以黄公略的红六军改番号为红三军。在红一军团的五个军中,实际上军以下没有设师、团的编制,各个军都是下辖若干个纵队,纵队下辖若干个营,所以这里的纵队相当于一个旅。

  此时的红四军军长由担任,是红四军的第二任军长。考虑到红四军团是以朱、毛红四军为基础扩编而来的,所以红一军团下辖的红四军应算是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第二代红四军。当时在红一军团中,红四军虽然只有三个纵队,不如陈毅的红二十二军的五个纵队多,但红四军每个纵队兵力最为雄厚,装备最好,所以红四军仍然是红一军团的王牌主力。

  贺龙的红四军使用“红四军”番号的时间在三支红四军里面应算是最短的,从1928年7月到1930年7月.总共才两年时间。贺龙在南昌起义失败之后,与周逸群回到家乡,参加洪湖地区的“年关暴动”。之后,贺龙利用亲友、旧部和帮会的关系,联络了十余支由地方势力组织的土著武装,共3000人,发动湘鄂边武装起义,占领桑植县城。根据湖南省委的指示,在1928年7月初,这支起义部队被改编为红军第四军,贺龙任军长,下辖第一师和几个支队,贺锦斋任第一师师长。

  刚刚组建的贺龙红四军可以说在三支红四军里是最不顺的。建军不到两个月,在第十四军教导师李云杰部和石门县团防队的袭击下,贺龙红四军损失惨重,仅剩两百多人,军参谋长黄鳌和第一师师长贺锦斋先后牺牲。考虑到此次失败一方面固然与指挥员指挥不当有关;另一方面也是由于部队大多由旧式武装改编而成,队伍成分不纯,鱼龙混杂,所以贺龙不得不整顿军队。经过整顿,遣散老弱和投机分子,部队只剩91人、72条枪。

  后来,贺龙率这支不足百人的红四军转战宣恩、咸丰、利川、建始等县,吸收工人和贫苦农民参军,并争取了部分大刀会、红枪会的“神兵”,发展部队。1929年年初控制两湖的桂系势力李宗仁为准备与蒋介石打仗,把驻鹤峰县城的一个旅调往蒋桂战场上。乘鹤峰守军空虚之机,贺龙红四军攻占鹤峰县城。

  此后,贺龙红四军在地方群众武装的配合下,粉碎了鹤峰、桑植、五峰三县团防队的联合进攻,向桑植发展,于5月上旬第二次占领桑植县城。经过一个多月的努力,桑、鹤两县根据地连成一片,湘鄂边根据地初步形成。

  1929年6月底,湘西军阀陈渠珍为恢复其对桑植的统治,派属下向子云旅长率所属官兵进攻桑植。由于指挥得当,贺龙红四军先是在南岔歼灭该旅周寒之团,缴枪数百支。后来,在赤溪渡口,全歼该旅,缴各种枪千余支。贺龙红四军因此获得了建军以来的空前胜利,巩固了根据地,部队迅速扩大到近4000人。

  贺龙、周逸群和贺锦斋在湘鄂边组建发展红四军的同时,三人也同时在湘西北组建发展红六军。红六军最初由贺锦斋、吴仙洲、邓赤中三支游击队组成。不过后来,红六军主要由周逸群负责,贺龙和贺锦斋作为红四军军长和惟一的一个师的师长,其主要精力放在经营红四军上。1930年7月,红四军和红六军会师,在江陵县的普济观组成第二军团。考虑到贺龙红四军和朱、毛红四军番号重名,贺龙红四军改称红二军,贺龙红四军使用“红四军”番号的历史到此为止。

  与朱、毛红四军和贺龙红四军相比,红四军存在时间最长,长达7年零7个月,并且是惟一一支在抗日战争爆发后才被改编的红四军。

  军队对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发动第一次“围剿”期间,1931年1月中旬,红一军和红十五军在商南的长竹园会合,根据党中央指示,合编为红四军,军长是旷继勋,原红一军副军长担任参谋长,该军下辖第十、第二十一师和一个独立团,全军共约12500余人。与另外两支红四军相比,该红四军是建军时规模最大的一支红四军,也是惟一一个经中共中央批准成立的红四军,而贺龙红四军是由湖南省委批准建立的,朱、毛红四军则是自己先成立,然后上报湖南省委备案。出现这种情况,并非是对中央或上级省委不尊重,而是由于当时交通通讯条件原始落后,无法及时向上级请示汇报。

  在红四军成立不久的双桥镇一仗中,红四军全歼第三十四师,活捉师长岳维峻,缴获长短枪六千余支,这是红四军成立后的一次空前大捷。

  到第二次反“围剿”结束时,红四军已发展为四个师,近两万人。在第三次反“围剿”前夕,张国焘被王明派到红四军所在的鄂豫皖根据地,张国焘改组红四军的上级领导机构——中共鄂豫皖分局和鄂豫皖革命军事委员会,掌握了鄂豫皖的党和红军的领导权。此时,红四军军长为,政委为曾中生。1931年10月份,红四军第十二师扩编为红十五军(下辖一个由第十二师改编的第七十三师),第十三师改为新的第十二师。11月,在黄安的七里坪宣告成立红四方面军,下辖红四军和红二十五军,总兵力近30000人。原红四军军部改为方面军总部,所辖第十、第十一、第十二师,归总部直接指挥,任总指挥,陈昌浩任政治委员。由于“九·一八”事变的发生,在抗日和“剿共”问题上,原西北军系与蒋介石矛盾加深,组织第三次“围剿”的第二十二路军总指挥吉鸿昌因反对“剿共”坚持抗日而辞职,于是部队对鄂豫皖第三次“围剿”的军事部署胎死腹中。

  鉴于此,红四方面军主动向部队进攻,黄安战役中,红四军全歼敌六十师,共15000余人,缴枪7000余支,活捉敌师长赵冠英。在以后的商满战役、苏家埠战役和潢光战役中,红四军又歼敌45000人,俘敌总指挥厉式鼎及五个旅长、十一个团长及以下官兵20000余人,缴枪22000余支,各种炮43门,机枪171挺。此时红四方面军发展到四个师和一个少共国际团,共45000人。

  但好景不长,由于张国焘的指挥失误和在军队内部肃反,第四次反“围剿”失利,红四军损失惨重,红二十五军军长蔡申熙和红十一师政委甘济时牺牲。红四方面军率红四军的四个师和少共国际团共20000余人向平汉路以西转移。等到了川北地区,45000人的部队仅剩15000人。

  1935年6月12日,主动放弃川陕根据地的红四方面军与红一方面军于懋功达维地区会师。由于红一方面军与红四方面军之间出现了严重的力量失衡,这一情况刺激并膨胀了张国焘的野心。

  会师后,红一、红四方面军混编为左右两路军,由朱、毛红四军发展而来,红一军团和的第二代红四军恰好都编在右路军中。红一军团因在长征途中实力严重削弱,当时被改编为红一军,而红一军番号恰好又是红四军主力在1931年1月之前使用过的番号。此时是第二代红四军军长。在经过巴西地区时,由于截获张国焘发给陈昌浩企图危害党中央的密电,于当晚中共中央率第一军和彭德怀第三军脱离险境。后由于的一句“天下哪有红军打红军的道理?怎么说也不能打”,阻止了陈昌浩派带红四军追击中共中央的企图,也避免了历史上的两支著名红四军自相残杀的悲剧。

  张国焘取消第二“中央”,三大主力会师后,红四方面军五个军为执行宁夏战役本应按计划全部西渡黄河,但是在其中三个军渡过黄河后,由于我军渡河口岸均被敌军占领,造成红四方面军被黄河一分为二,其中河西的三个军后来组成西路军,共21800余人,由于当时决策高层指挥不当,惨遭全军覆没。它们是由第三十军(红四军第十一师发展而来)、第九军(红四军第十二师发展而来)、第五军(红四方面军在四川组建的原红三十三军),只有红四军(第一代红四军第十师发展而来的第二代红四军)和第三十一军(红四军第七十三师发展而来)因留在河东得以保留,直至抗日战争爆发,以红四方面军为主改编为八路军第一二九师,其中的红四军被改编为八路军第一二九师第三八五旅。原红四方面军总指挥担任第一二九师副师长。

http://roseandme.com/hongsijun/373.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