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满堂彩 > 红四军 >

红一二三四军负责人

发布时间:2019-09-10 15:00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2015-02-12展开全部最早发现军事才能的伯乐是朱德。耒阳之战,一啸冲天,指挥一个营击溃敌军两个团,令全军刮目相看。 湘赣边八月失败给带来机遇,破格攫升他为主力团团长,成为与黄公略 、伍中豪齐名的红四军三骁将。

  3月16日,李宜煊命令副师长李力率领两个团从衡南方向突袭耒阳。此时,朱德、陈毅、王尔琢等人正在小水铺一带发动群众打土豪分田地,革命军主力分散到全县各个乡镇配合地方工作,耒阳城区只有所率的三个连。朱德派人传信给:立即前往敖山庙设伏,尽量迟滞敌军,为主力集结争取时间。 军情如火,重任如山。 全军都把目光投向刚刚度过二十岁生日的小将身上。 的确与众不同,他的感觉不是沉重,而是兴奋。长期以来,他都是跟随别人冲锋陷阵,从未单独发号施令,现在有了独挡一面的机会,他一心要打个漂亮仗。这种任务越重,对手越强,斗志越旺的特点,保持了一生。 手下三个连合计只有二百七十余人。营部讨论战法时,大多数人都把重点放在固守待援上,惟独口出狂言:任何时间都不要依赖别人,要立足于自己的力量。 营部参谋本来就不太服气,反唇相讥:我们自己的力量只有不到三百人,而敌人是两个团三千余人,怎么依靠自己的力量 轻飘飘地说了一句:我们不是有农军吗 耒阳县委一声令下,李天佑带领八千余农军与二营一起来到敖山庙。 视察地形后,更加胸有成竹。他将指挥所设在敖山庙内,命令三个连分作两路,一路埋伏在敖山河的桥头,一路埋伏在敖山圩,耒阳农军也埋伏在道路两旁的油茶山上。 16日下午五时许,敌先头部队陈壁虎一个团逶迤而来,陆续进入伏击圈。陈壁虎见一路上风平浪静,远望敖山圩除了三五个农夫犁田点种外,没有任何异常,遂下令部队休息待命,自己带着几个卫兵向敖山庙走来。见时机已到,朝天一枪,两路设伏部队从桥头和山圩包抄过来,子弹像喷射的火龙朝敌群倾泻,手榴弹雨点般砸向敌人。陈壁虎慌忙命令部队向两旁山上撤退,抢占制高点。没等爬上山坡,李天佑帅旗一挥,几百门松树炮迎面将敌人轰得人仰马翻,八千余名农军刀枪并举,从丛林中杀出。陈团调头向山下跑,又与率领的起义军迎面相撞,双方杀作一团。只用一个多小时,陈团一千余人悉数被歼。 跟着陈团后面的李力听见前面枪声大作,以为陈团遇上了小股农军,督促后续团往前赶,等他们来到战场,禁不住傻了眼,漫山遍野躺着的都是陈团士兵的尸体。而战场上,除了地上的尸,竟然没有一人。

  正在李力诧异时,突然间,松树炮像一阵骤风,喷射到面前,数不清的士兵从道路两旁和丛林之中钻出来,向他们包抄过来。李力以为遇上了朱德的主力部队,急忙下令敌军撤退。 耒阳是的福地。他在这里一战出名,不仅令部下心悦诚服,而且还赢得了朱德的青睐。他像一枝钻出水面的小荷,虽然暂露头角,但给人以新鲜灵动的印象。如果没有朱德的赏识,的军事才能不可能发现得那样早。 此时的,一位二十岁刚出头的一营之长,资历、声望都不出众,加之性格内向,拘谨腼腆,在会师过程中并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会师以后,原二十团一营营长李奇中调任他职,调任为一营营长。 是星星,总有闪亮的时候。在井冈山的反围剿斗争中,特别是在亲自指挥的三打永新和龙源口激战中,机智灵活、善用疑兵的战术风格赢得了的赏识。以审视的目光注视着这位年仅二十一岁的营长。 1928年夏,湘赣边界遭受了著名的八月失败。但八月失败却给带来了机遇,使他得以从下级军官的序列之中走上红四军中重要军事领导人的行列。 这年7月下旬,中共湖南省委为了执行上级的左倾盲动政策,派杜修经以特派员身份来井冈山传达省委指示,欲调部队南下湘南作战。杜修经等人在没有到会的情况下,利用二十九团中湘南籍战士思乡心切的情绪,擅自决定井冈山红军主力南下。在决定部队行动的会上,红四军参谋长兼二十八团团长王尔琢和一营营长等人都提出了反对意见,但未被会议接受。 部队南进途中,派人送来一封长信,请杜修经、朱德和陈毅重新考虑主力南下决策的利弊得失,建议将主力撤回边界。杜修经不听劝阻,坚持主力南下,攻打郴州。

  7月24日,兵临郴州城下。红二十九团首攻未克,败退下来,王尔琢又率领二十八团再次强攻。上午9时,率领的第一营破关夺旗,率先登城。城内敌人遂仓皇撤至郴州城外北郊山下。 红四军全军入城后,二十八团二营在营长袁崇全率领下担负警戒任务,其余部队就地休整。不料,时值正午,北郊山之敌趁二营疏于防备,放松警戒之机,突然间发起猛烈的反攻。城内处于休整状态中的红军主力猝不及防,来不及组织有效防卫,纷纷向城外退去。二十九团全团覆没,二十八团也溃不成军,仓促退守。见此情形,朱德不敢恋战,他下令部队立即向井冈山撤退。 俗语云:福无双至,祸不单行。部队在向边界撤退途中,二营长袁崇全惧怕追究失败之责,率部叛逃。在他的诱惑下,共有四个连的部队被拖走。这时的形势十分严峻。 革命的力量来之不易。朱德当机立断,派带一营追踪搜索,王尔琢自告奋勇,单枪匹马追赶袁崇全,对他进行劝阻。 率部疾追,很快便追赶上了二营,并包围了二营驻扎的恩顺圩。袁崇全命令反包围。双方一场血战在即。正在此时,王尔琢也赶到了恩顺圩,他高声喊话,劝二营的士兵们不要受蒙蔽,做出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红军不打红军。被胁迫和蒙骗反水的二营士兵听到军参谋长的喊话,纷纷放下了武器。袁崇全见事已败露,恼羞成怒,举枪对准王尔琢就是一梭子,然后遁逃投敌。王尔琢当场牺牲。 留下的工作谁来接、朱德思虑再三,决定由接任王尔琢的职务,担任红二十八团团长的重任。 严格地说,从担任红二十八团团长始,他才开始了和形影不离、紧跟的历史。王尔琢的倒下,换来了的升起;王尔琢不,的历史或许是另外的写法。 用人选将的重要原则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用人放手,纵横自由。他欣赏,放手使用,也能充分施展手脚,发挥聪明才智,创造出一流成绩。 1929年春,红四军重新整编,下分三个纵队,担任主力纵队--第一纵队司令,与伍中豪、黄公略并称为手下的三骁将,深受器重。 这年,才二十二岁。

http://roseandme.com/hongsijun/514.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